阅读新闻

2700万元税款是怎样流失的———河南省地方税务局直属分局原局长

发布日期:2021-09-02 17:44   来源:未知   阅读:

  建昌大型的破石机锤头作用。2700万元税款是怎样流失的———河南省地方税务局直属分局原局长顾荣年因贪落马

  曾任河南省地方税务局直属分局局长的顾荣年做梦也没有想到,被撤销行政职务处分几年、被河南省纪委作出留党察看两年后,又被郑州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玩忽职守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

  2003年1月,郑州市检察院在办案时发现,河南省地方税务局直属分局有一笔2700余万元的税款去向不明,遂展开了调查,并很快查清了事情的原委。

  1995年初,为了改革税收程序,时任河南省地方税务局直属分局局长的顾荣年与当时的郑州会丰信用社签订了联合收税协议,当年,该信用社代收的中国银行河南省分行三个季度的税款2700余万元未上缴国库。2001年4月,受到撤销行政职务处分的顾荣年在离开省地税局直属分局时,并没有把这笔税款的情况向继任局领导交待。2002年9月8日,郑州市商业银行以公文的形式将此事上报郑州市政府。如此数额巨大的税款流失,立即引起了郑州市委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并态度鲜明地作出批示:请检察院立案查处。

  2003年1月24日,郑州市检察院作出决定,对2700余万元税款去向不明一事立案侦查。这是河南省检察机关办理的首例以事立案案件。

  2700万元税款究竟流向了哪里?又是谁隐匿了这笔巨额税款?郑州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开始了以事找人的漫长侦查过程。

  两个月后,办案人员根据掌握的证据,认定顾荣年有涉案嫌疑。那么顾荣年此刻在哪里呢?

  原来,早在2000年7月,河南省纪委曾就2700万元税款未按时上缴国库一事展开过调查,并于2001年4月给予顾荣年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后相关部门又撤销了顾荣年的行政职务。受了处分后,顾荣年不辞而别。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办案人员没有发现顾荣年出国外逃的记录,便决定通过科技手段在国内查找他的下落。

  办案组查到了顾荣年的手机号码,拨通电话后,发现顾荣年在广州。但办案人员到了广州后再次拨打顾荣年的电话,他却已经到了深圳。办案人员立即赶往深圳,到了深圳再次拨打顾荣年的电话时,他却又飞回了广州。于是,办案人员立即采取果断措施,与机场派出所取得联系,请他们协助抓捕。7月9日上午10时,顾荣年刚出现在机场出站口香港最快报码开奖室!就被拦了下来。

  现年51岁的顾荣年,在仕途上曾经一帆风顺:从郑州市二七税务分局的局长,接连攀升,直升至河南省地税局直属分局局长。正踌躇满志时,却栽在了税款上,先是接受纪委调查,现在又被检察机关侦查。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在接受讯问时,他大摆自己任直属局长期间的工作业绩,闭口不谈2700万元税款流失的问题。

  办案人员从侧面了解到,顾荣年是个孝子,对老父亲的感情深厚,他被关押后,一直担心父亲的身体,更害怕交代后被判重刑,以后见到父亲的机会更少了。于是,办案人员给顾荣年父子安排了一次特殊的会面。

  面对年迈的慈父,顾荣年一改往日的倨傲,失声痛哭。老父亲爱抚着他的头,一边掉泪,一边劝说顾荣年要勇于承担责任。听着父亲的教诲,顾荣年默默地点了点头。

  老人走后,顾荣年交代了犯罪事实:1995年,会丰信用社负责人发现中国银行河南省分行缴纳的2700余万元税款用于信贷业务无法收回划归国库,便向顾荣年汇报,考虑到自己与信用社一些利益上的牵扯,同时也担心当年的税款基数过高,会增加下一年的税收压力,顾荣年便同意将这笔税款暂缓划拨,并指示有关人员将已经征收的这笔税款从月报汇总资料中减掉。

  1996年7月,为了帮助下海经商的妻子李某筹集资金,顾荣年找到会丰信用社主任蒋笑非(另案处理),让他帮忙解决500万元资金,考虑到顾荣年的特殊身份,蒋笑非毫不犹豫地将500万元以拆借资金的名义转入李某指定的账户。李某先是将这笔钱用于高息存款,后又转入自己的公司,最后她背着500万元巨额拆借款的债务逃到了国外。至今这500万元无法追回,给国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而蒋笑非担心滞压缴纳税款的问题暴露,便将除去拆借给李某的500万元外所剩的2200余万元挂在李某曾指定使用的账户上。巨额的国家税款就这样流失了。

  顾荣年交代犯罪事实后,办案人员在随后对顾荣年的住宅依法进行搜查时,又发现了一个车主是刘民的行车证。

  通过在郑州市车辆管理所的调查,办案人员发现,车主刘民是郑州市某金融印章厂的厂长。办案人员随即敏感地意识到其中肯定有问题,遂决定正面接触刘民。询问的结果出人意外:

  1997年初,刘民听说地税局要在全省范围内统一刻制税务发票专用章,就想承揽这笔业务,于是,他通过熟人介绍认识了时任河南省地税局征管处处长的顾荣年,顾荣年派人考察后,又报请有关部门审批,把这家金融印章厂确定为刻制发票专用章的定点单位。仅此一项,刘民就承接了刻制6万枚公章的业务,很是赚了一笔钱。这时,顾荣年流露出想买辆车的想法,为了表示对顾荣年的感谢,并为在今后的业务中能多得到顾荣年的关照,刘民先后三次提供资金33万元给顾荣年。顾荣年买车后,为逃避日后追究,便将车主登记为刘民。

  此后,办案人员在对顾荣年任地税直属分局局长期间的账目进行审核时,还发现有一张1995年2月开出的10万元借款条,上面盖着郑州市地税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的公章,借款用途是购车。时间已经过去了8年之久,这笔借款到底还了没有?为什么借条还一直在账上挂着?接下来的调查证实,借这笔款的高新区地税分局早已连本带利把钱还给了顾荣年,但顾荣年把钱收下后据为己有,并没有把借条还给对方。

  就这样,一个原本有着美好前程的官员最终走进了监牢,但国家2700万元巨额税款的损失又将如何弥补呢?